• 流逝和凝固好像都是一回事情。

    那就继续蒸发吧~

  • 蜂巢

    2008-07-20

    Tag:I

    审美观丧失,很彻底了。宛如身处荒漠,连扯动肌肉来苦笑都觉得艰涩。

    没追求、没信念,囤积在椅子上发傻,然后,再怨恨自己没追求、没信念,只是囤积在椅子上发傻。

    第一个黑黑的窟窿出现在身上起,我就已经注定要下沉了。所以,箱子里的东西虽然贵重,只要盖上盖子上好封口,我看不见它,它也烦不着我。

    用完了大部分好日子的所作所为,让我觉得虚无缥缈。而所剩无几的时间里,茫然、惊惧。

  • 恶心死了 - [I]

    2008-07-03

    Tag:I

    从没碰到過这么恶心的事情。

    不适,异常不适。老子的好心情全毁了!!

    果然这种类型的生物还是少接触为妙。

    ==

    半山腰上的野花开始抖动,迎面凉丝丝的风速下,我开始顺着提琴的旋律慢慢起舞。

    也许快要下大暴雨了,灰暗的天空明显透着一丝焦躁。

    这里没有日夜交替,我也始终低头专注于舞步的交错,不去关心何时能停下。

    dancing with god。

     

  • 双脚控制不住的颤抖,精疲力竭的身体与无限亢奋的精神绞缠。

    我生活在这个疯人院里。

    健康是多么可贵且不可得,为这种贫瘠而恼怒、愤恨的群众们,请欢迎我的加入。

    下意识得否定心里早已肯定的东西,这是带着炫耀得自虐、也是有点焦躁的无聊,关键还是要表演它给别人看。

     

  • 三分之一的清晰 - [I]

    2008-05-18

    Tag:I

    PART 1
    国王遇见亲王的时候,心里总带着一丝恐惧,但同时却无法克制自己想要亲近它的欲望。
    亲王脾气暴躁,总以一国之君的气势对待身边的一切,也许它每时每刻都在想着:谁不听话就给它一鞭子。
    国王又被亲王训斥了,虽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。当然,每天被训斥的不仅是它一个。它完全不明白自己和这位亲王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。尽管对方的年龄可以当自己的父亲了。
    亲王继续得罪着身边的每一个人,它对此却毫不在乎,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意识到。它心里清楚,自己的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护送身边这个小子当上国王。

    PART 2
    火把并没有把黑夜照亮多少,却严重污染着周围空气的质量。亲王站在绞架前冷漠得对着那些黑压压的人群时这样想着。
    国王在刑场外回忆这位亲王的过去种种,积压在心头的愤恨依旧如洪水般涌来。然而,这次之后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唯一留下的只有年少的自己总是怯怯走在亲王身后的影像。
    行刑前,亲王带着微笑看着国王,只是它并不知道国王对于自己这微笑的评价是【阴险】二字。
    于是,人们看着自己热爱的人拉着自己厌恶的人跑了。

    〒〒〒〒〒〒〒〒〒〒

    以上皆梦境,受过刺激果然不同凡响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