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- [I]

    2011-06-29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junkstory-logs/142032289.html

    刚装好迅雷,拖了一集格蕾。一天的休整我仿佛又充满了力量。然而,那边倒是先炸毛了。

    没有太大的意外,都是认真了的蛋疼人士。于是,赫然发现自己原来是那种,如果真被逼到最糟的境地,就会生出无尽勇气的废柴。

    人在发泄怒火的时候说的话多少有点伤人的,所以我会尽量克制自己不去做这种事情,因为大多数听的人可没有足够的理智会把这些话当做放屁。朋友跟我说它想哭,我说你哭吧,记得把话筒关掉。

    其实炸毛的那位,你的承受能力已经到极限我们是知道的。尽量不去提,也是希望大家都能各自把自己的烦躁给新陈代谢掉。有时候自己给自己压力才是头疼的。

    炸毛说到要离开,我多少还是松了口气的感觉,这可能是身心都觉得疲惫了之后的自然反应。另一个朋友在说了一些建议之后问,它走了,你们打算怎么办?我回答:继续留下。心里也补了一句:即使只有一个人。恢复成本身的我,这比作茧自缚的假装八面玲珑要自在多了。

    落到谷底,就会再次向上推进。没有什么比现在的处境更糟的话,对之后的路我还有什么好愁眉苦脸的呢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健身炼心 2013-06-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