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随想

    2007-06-02

    Tag:y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junkstory-logs/5625930.html

    在幸运的时候无法畅怀地笑,因为不知道下一刻是否会跌落,在跌落的时候更不会去笑,因为总觉得爬起来的那一刻遥遥无期。这样的人是否可以算是个悲观主义者?一直觉得命运之神的毕生工作就是致力于和人类的玩笑。所以更多的人会说,当我们想笑的时候就尽情的笑,想哭的时候就大声的哭吧。笑是好事,哭也不是坏事,至少那表示你还有情绪,还想表达,还能表达,而真正到了两者皆无的时候,也许,那才能称之为“痛苦”。但那又能如何呢?不管是伤心痛苦还是绝望,站在时间转轮上的人们,只要你还活着,除了继续向前,或等待,或寻找,或期许未来的一道曙光之外,还将如何?

    第一次去游泳,彻底打破了我对在水中漫游的美妙幻想。当跌入泳池,为生存拼命挣扎的时候,才真正体会到了对死亡的恐惧。回想被救后浑身发抖的自己,那时候的我真的很难想象大海会是孕育一切生命的母亲。

    看了篇文章,说到了“镜像”。说是宇宙间,不止一个银河系,不止一个太阳系,也不止有一个地球。而每一个的发展都是一成不变的,大到星斗的运转,小到每个人类的一举一动,都是一样的,一成不变,只是因为距离的关系,所以时间上会有先后,就是说,在如果地球1号上的时间是西元1900年,那地球2号上的时间根据距离的不同,可以是公元前210年,也可以是西元4500年,但是在它们上面发生的事情却是完全一样的,一成不变,1号上1900年10月1日路人 A某7:15分突然肚子痛去上厕所,那么2号上,到了1900年10月1日一定也会有一个完全一样的A-1某在7:15分的时候由于同样的原因往厕所钻,就像你在镜子前擦把鼻涕,镜子里的那个也会做同样的动作一样。而用人的生辰什么的来推算一个人的未来,事实上并不是一种预测,只是一种归纳逆算,就好象2号上的A-1在1900年9月30日算1号上的A1900年10月1日的事情,以此来知道自己所谓的“未来”如何。

    这个想法很好玩,但是如果是真的,那似乎又会郁闷死很多人,说到底,大家都是镜子里的那一位,所以,就当作个好玩的想象好了~事实上那也只是个想象而已……

    颜最近似乎很郁闷,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表示安慰,这种时候,似乎任何话语都是无力的,或许我的人生阅历还不足以去给她的困扰提什么有建设性的建议。所以只是知道她郁闷而已,只是时常想起而已,也许这可以勉强称之为“挂念”,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可以让我挂念挂念,但有总比没好。今天看到竹子给颜的那些留言,很欣慰。那些言语也许无法立即改变颜的现状,但却句句发自内心——看到这点,除了笑,也真想不出别的情绪了。

    千思百绪,本是要想题目的,转眼间却已经写那么多了……就仍旧叫它随想好了……很多东西都只是随念一想,没有理由,也不需要理由。

     决定把《塔》写下去,这是我到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个题材了,自以为海阔天空,独尊于世的人类,最终也只不过是迷失在一座塔中的羔羊而已……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于是再想懟你得‘塔’說一下,,,,,俺又想到倒斗了。。塔頂如果就是那樣蕭條,,那就往下打洞,,,,裏面至少還有些東西能打發點時間。碰上粽子還能運動運動鬆鬆筋骨=3=
  • 俺現在不鬱悶,是持續囧、、。。。

    塔,,,你丫要不要看看鬼吹燈或者盜墓筆記麳刺激一下一一